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情感杂谈 > 又是别后相思旧
1
3

又是别后相思旧

2017-03-07 22:21

  我又回到寝室了,相同的号码牌,铺一层灰的桌台。下午的阳光正在楼外肆意挥洒,上天入地,无拘无束。也只有它们是永世的了。

  人生是不能细算的,八年前我才带着细软在乡上唯一的中学开始了我坎坷的学业,也是因此落入感情漩涡,掀开故事的扉页,那一颦一笑,那回忆种种,还宛若昨日。一切都是弹指间的事。人生也不能像擦黑板一样错了轻轻擦掉再重来。可我究竟是不会认错的,现在开始想,却千头万绪,搅成一团,思路像一捆晒干的细线面,绕来绕去不得要领,稍一用力,又碎断成粉。

  再看楼外时,已是暮色苍茫。像倒磁带,我往回追溯暑假里的一切。说是一切,其实老卡带,扑咚一下,扑咚又一下,总进行不下去。

  我弄不清自己。每个人最弄不清的总是自己。我有时不免怅惘,恋爱+结婚+生子,是不是就一定等于爱情?如果不是,那所谓的爱情的真正面目该是什么?我埋头读着腐书,你重复单调的工作节奏,这些原来都只是生活里一层薄薄的表象,而我们从不往深处去想。

  姑娘雪儿是我一个难醒的梦。这个梦真要有一天醒来,我会觉得这是上苍给我在今世开下的一个天大的玩笑。

  但现实并未因此变得传奇,我既没有退回二零零五年的清秋,也没有穿越到二零一五年的盛夏。第二天从车窗里望去,学校还是老样子,你呆过的阳台,越发的孤独和陈旧了。

  那天是星期五,星期五的县城显得沉闷异常。几个油条陪着我办完事情,免不得小聚摆谈一番,在倏忽远逝的时光中,友谊开始熠熠生辉起来。你想必是瞧见了我随意发的状态,知道我上来了。

  黄昏后的一场大雨,短促而匆忙。你淡淡的聊了几句,便沉浸在工作当中,我没有去找你,却又不把行踪隐瞒。或许你是理解的,当然你也有自己的想法,没有“威胁”我去看你。你若是说一些“狠话”,如果不去会怎样怎样,那么我只得硬着头皮去了。

  转念一想,很多人都是巴不得跑去见你,一睹芳容,一解相思。而我何德何能,还要用“请”,实在是令人发指了!纵然如此,我也不会不请自去,未免过于唐突,实非我愿。

  我在第二天才把大结局给你。我开玩笑说,以后你用照片来换,一张一千字,我发文章给你,你立马“卡卡”几张素照发来,我将它收藏在一起,寻找灵感,寄托情感。

  你说,要照片干嘛,直接来看真人多好!我心一缩,得了,你愣是抓住我的死穴不放了。明知我功力尚浅,还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绝招,要不是怕鼻血狂喷,我丫的早跑去看几大眼了!

  你说,再等一分钟,你发美女图给我。你已习惯封自己为美女了,偶尔还在前头加个“大”字,大美女,听起来就土得掉渣,还不允许我辩驳,彻底的独裁统治。

  如果爱情就像放风筝的话,我的线一定是握在你手心,不过我暂时连风筝都没得放。两分钟过去了,三四五分钟也过去了,我才看到你头像一抖,“唰”的一下闪出一张“美女”图,实在是“美”得惊世骇俗撕心裂肺肺都气炸,难道你已学会反讽社会?我嗟叹连连,发几个小“钉锤”敲过去,头像就转成了灰色。

  从车站里发出的短途班车,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汽油味儿。我侧着头不忍望向那段路——那段可以望见你的路,鼻梁竟然莫名地酸了起来,胸口也堵得发慌,眼角似乎在拼命地留住什么,而大脑嗡嗡作响,我想我或许是晕车了吧!嗯,我点头赞同。

  车子很快就出城了,背后的风景渐渐模糊不清。沸腾的哽咽中,我自言自语,雪,n年后再见。

2
3